数字营销广告活动中存在对企业的欺诈行为

238
blank
blank

约翰·沃纳梅克被一些人誉为百货商店之父。那句尽人皆知的“顾客就是上帝”可能就是化用他的某个口头禅。

另一句属于沃纳梅克的名言被写入广告学的教材,在中国还被冠以广告营销界的“哥德巴赫猜想”:我知道在广告上的投资有一半是无用的,但问题是我不知道是哪一半。

如果结合现代大数据,以及因最近半个世纪里最大的黑天鹅事件——COVID-19——而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或许我们现在可以解答广告界的“哥德巴赫猜想”。

上周末,《福布斯》刊发了题为“数字营销25年”的文章,该文指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现象:现代数字营销广告活动中存在对企业的欺诈行为。

去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很多大企业撤销了投放在各大网络平台上的广告。结果——它们的营收业绩并未发生变化。

宝洁砍掉了2亿美元的数字广告支出,销售业绩毫无影响。当大通银行把覆盖了40万个站点的广告,缩至仅在5000个站点(减少了99%)投放时,主管发现业务毫无变化。当Uber取消了1.2亿美元的用以吸引新用户安装APP的数字广告支出后,他们发现下载安装率毫无波动。

总而言之,当大品牌停止在数字广告上的支出时,什么也没发生。更早的时候,2012年,eBay关闭了他们的付费搜索广告支出,并发现这些来源的销售额没有变化……

甚至不仅仅是大型企业,当小型企业调整了数字营销方向,减少了网站的广告展示次数,结果发现访问次数不降反升。

根据《福布斯》上的说法,数字广告的大部分问题源于营销商对海量广告的痴迷。但是大量的广告和点击并不能转化为更多的业务活动和销售额。

它们只是显示器和电子表格中的数字,而已。

营销人员可以花更少的钱,并获得相同水平的业务成果。

不同的声音

我觉得要得到上文的结论,似乎需要更多的不同层次商家的数据。顶流不再需要广告,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不需要广告。文章中的情况只能说明,到达一定规模的展示之后,顶流的商家可以削减部分广告。——但是这同时意味着另外一件事情,你削减的广告,可能对竞争对手和潜在竞争对手有益。

你想大数据精准投放。节省开支。那不行,广告费是经理们吃回扣的

百事可乐需要广告,尽管他们早已经不需要广告带来营业增长。
到了一定阶段,商业发展不只是单纯是理性的数字。ROI不能告诉你用户的想法。

有这么蠢吗? 广告可不是即时反馈的投资。你5年不投广告试试你死不死

这些只能证明已经建立起稳固认知的大品牌短期内停止广告对销量影响不大而已,在不具备对用户行为全局全链路的长期监测能力前,这个“一半预算浪费在哪里了”的归因问题解决不了。

留言